一支烟和一位老人之死

原标题:一支烟和一位老人之死“我压力挺大的,面对家属,面对官司。遇见这种事,比中彩票还难。我不知道他有心脏病,我要知道他有心脏病,我一句话也不会说,不吭声忍着就完了呗。”69岁

原标题:一支烟和一位老人之死

“我压力挺大的,面对家属,面对官司。遇见这种事,比中彩票还难。我不知道他有心脏病,我要知道他有心脏病,我一句话也不会说,不吭声忍着就完了呗。”

69岁段勇在电梯内吸烟,被邻居杨欢劝阻后突发心脏病死亡。图片来自网络

文|新京报记者陶若谷编辑|胡杰

校对|陆爱英

69岁的段勇死在了那个晴朗的早晨。

事情已经过去近半年,提及5月2日发生的那件事,郑州金水区某小区里的人仍不愿提及。“都过去这么长时间了,现在曝光到网上弄得沸沸扬扬,一堆人跑来问这问那的,谁记得那么清楚?”

即便是那天,段勇和杨欢在物业办公室门口争辩时,也没几个人注意到他们。穿红裙子的年轻妈妈抱着几个月大的宝宝,在院子里走来走去晒太阳。赶时间的短发女士拎着花色手提袋急匆匆地跑出门。两个小区工作人员擦着他俩身边走过去,女的径直走,像什么都没看见,男的回头看了一眼,又转过头去。

他们住在一栋楼里,原本是邻居。住在24层的段勇在进入电梯后,手里拿着一根点燃的烟,电梯下到14层时,他遇到杨欢,因为是否应该在电梯里吸烟,两人起了争执,从电梯里一直争到小区物业门口。谁也没想到,10分钟后,段勇突然心脏病发作倒在地上,救护车赶来时已告不治。

一边是没有遵守禁烟规定的过世老人,一边是有公共意识的中年医生。两家的矛盾也因此不断升级。争辩地点从物业到派出所再到闹上法庭,被媒体曝光后又在公共空间形成舆论战。

而这一切的肇始,就在一根烟。

争辩

杨欢进电梯的时候,段勇马上把夹着烟的右手背到身后,并往后退了两步。

小区物业一位女工作人员提起了监控录像中的这个细节,“他一看见来人了,主动把手背过去,老人家肯定也知道抽烟不对。岁数大了,不该一直说他。”

这个动作杨欢并没有看见。他上电梯时正低头看手机。杨欢回忆,密闭的狭小空间里满是烟味,他就和段勇说,“这里是公共场所不让抽烟,你把烟掐了吧。”他记得,老人的烟是刚抽上,也就燃了四分之一。

段勇在电梯内吸烟。图片来自网络

按杨欢的说法,段勇一开始没有吭声。杨欢接着说,“这楼上楼下住着孕妇和小孩,你吸烟的话,别人就等于吸了二手烟。”老人当时反问他,“电梯里哪有孕妇和小孩?” 杨欢又说,“现在是没有,但这楼里孕妇和小孩多,待会儿她们上电梯也能闻见。”段勇有点不高兴了,嫌他管的宽,两人一言一语地争辩起来,用的是河南家乡话。

监控录像显示,30秒钟后,电梯到了一层,本该出电梯的段勇站着没动,杨欢边和段勇说话,边随手按下了关门按钮。杨欢后来解释,他要去的是地下车库,到车里拿东西。

电梯下到地下一层,杨欢走出电梯时,两人的争辩还在继续——电梯门四次自动关闭,都因为门口站着人,没有关上。“不然我们到物业那儿评评理。”杨欢提议,他记得段勇说,“别说到物业,到哪儿评理都行。”

两人回到一层,从单元门口走出去,一路走一路辩。段勇手里的烟一直燃着,直到他们快走到离物业还差5米远的地方,杨欢说,“老人家你看,从我上电梯说让你别吸烟,到现在你这个烟就一直没有掐掉。”从监控录像看,这时,他们已经争辩了2分钟。

杨欢是个医生,学的是中西医结合,2008年拿了医师资格证,现在一家医院的住院部工作。杨欢说,他从前也抽烟,两三天一包。三年前他的大儿子出生,回家一身烟味的杨欢被妻子嫌弃,不让他抱孩子,不让对着孩子说话,从那之后他就下决心戒烟。他劝段勇不要抽烟的那天,妻子的预产期就快到了,他们的第二个孩子即将出生。

杨欢回忆,段勇一直跟他争辩的点在于,“电梯里没有孕妇和小孩,你凭什么说我?你不尊重老人。”杨欢觉得自己没有不尊重他,“我没有辱骂,也没有肢体接触,我一直在给他讲道理。公共场所不管有没有人,都不能吸烟。”

他们走到物业门口又争了3分多钟。工作人员从屋里走出来劝和,段勇显得有些激动,说话的时候伴随着肢体语言,物业人员把他们劝开。杨欢离开段勇时,监控录像上显示的时间是9点45分51秒。争吵就此结束。

监控录像显示,一位和段勇年纪相仿的维修师傅拍了拍他肩膀,安慰了两句,看着他被搀进办公室的屋里。劝架的物业经理,又笑眯眯地和路过的业主打起了招呼。

9点48分26秒,维修师傅听到声音,起身走到办公室门口,往里瞧了一眼。30秒钟后,物业经理神情慌张地走出办公室打电话。

9点52分2秒,手里拎着一个白色包装盒子的杨欢也进到了物业办公室。

“我去小区门口取完快递,听说有人心脏病发作,我就进去帮忙救人,进去以后才知道心脏病发作的老人就是之前和我发生争执的老人。”

他给段勇做了心肺复苏。即把右手叠在左手上面,十指交叉,做出按压的动作,“每次大概二三十秒钟吧,按了三四次,老爷子没有任何反应。然后120就来了”

监控录像显示,120急救中心的救护车到达物业办公室门口,急救人员拎着药箱,快步跑进屋内。

根据法院一审判决书里急救中心出具的证明,急救人员到达时,患者意识丧失,双侧瞳孔散大固定,颈动脉搏未触及,各项生命体征测不出,经积极抢救,病情无变化,心电图示全心停博,宣布临床死亡。

知道段勇去世,杨欢说,觉得心里挺难受,“毕竟一条鲜活的生命,说没就没了。” 那天中午,他一口饭都没有吃。和难受相比,他更多考虑的是责任划分。他回家和妻子复述了全过程,两人都觉得,“他本来就不该吸烟,我叫他不要吸了,我没做错什么。”

段勇与杨欢发生争执并到物业理论。图片来自网络

官司

下午一点多钟,杨欢接到警察打来的电话。段勇的家属报案了。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