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世界第一高楼”命悬半空 基坑变鱼塘(图)

  2016年6月的“天空城市”工地已成鱼塘。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兰天鸣/摄

  欢迎来到“天空城市”。

  电梯是这里单一的交通工具。通过93部电梯,从第170层拥有“上帝视角”的豪华公寓,到第5层的幼儿园只要1分多钟;到第202层的咖啡馆或第100层的天空庭院森林公园,则用时更短。一条10公里长的步行街从1层直达170层,可以开行汽车,名字就叫“天街”。

  没有尾气和雾霾。最干净的空气由最新的空气净化器负责。新鲜食材由位于第80层的130亩立体有机农场供应。住宅、医院、学校、酒店、写字楼、游泳馆、网球场,可容纳3万人口的天空城市几乎包罗万象。

  “除了火葬场,什么都有。”天空城市的建造方——远大科技集团总裁张跃形容。他是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地球卫士”奖得主,也是近20年前有据可考的中国第一位拥有私人飞机的富豪。

  3年前,张跃乘坐他的直升机降临长沙市望城区大泽湖街道回龙村的一片空地上,出席了“天空城市基础开工典礼”。

  他要使这片原本属于水田的100.95亩土地,立起一座高达838米、超越迪拜哈利法塔的世界第一高楼。

  这不足为奇。蓬勃的中国城市每天都在用摩天大楼刷新天际线,不少建筑都在与哈利法塔做对比。真正令人惊讶的是,远大多次强调使用自己的技术和产品,建成天空城市只要7个月的周期。

  哈利法塔的建设周期超过5年。

  天空城市的开工典礼现场,播放着作曲家久石让的《天空之城》音乐。戴着墨镜的张跃在典礼上说,尽管距离长沙十五六公里,“但是这个地方将是人类最向往的地方——大家记住,这个地方即将成为人类最向往的地方。”

  不过,3年过后,张跃口中那“熙熙攘攘、灯火通明、鸟语花香的地方”并未出现。雄心勃勃刺向天空的摩天大楼迄今仍然停在图纸上。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来到长沙时,极少有人能够说清楚,天空城市究竟是梦幻王国,还是空中楼阁。

  天空城市停在哪里?

  远大集团拒绝接受采访。

  “天空城市我们一定会建。”该集团新闻发言人朱琳芳简短答复。但她拒绝透露最新进展。

  “这个事情都过去3年多了,你们为什么还在关注?”她反问。

  2013年7月20日下午的那场开工典礼上,张跃面对电视镜头时只说了一句话:“不报道。”

  他只是在排列着挖掘机的现场描绘,第二年5月人们就将入住。

  最早“入住”的实际是鱼类。“天空城市项目用地”上,有村民撒下了鱼苗。鱼塘是当初挖掘的基坑形成的人工湖。

  年过八旬的村民王贵生记得,天空城市奠基的当晚,工地上灯火通明,他附近的家也被照得犹如白昼。没过几天,地上挖出了深坑,范围包括他从前耕种的田地。

  关于挖掘的深度,王贵生指了一下自家16.8米高的三层小楼,“比这个要深。”

  在他的记忆里,施工没有持续多久,发动机的轰鸣声沉寂下来。工地上的强光灯像被人“射了下来”一样。

  当时的媒体报道称,天空城市属于未批先建,因而停工。远大集团的回应称并没开建,仍处于为期一个月的“三通一平”阶段。在开工典礼之后的几天,张跃回应,“不是开工,是开挖。”

  远大集团新闻发言人称:“一栋大楼不可能等所有的手续都拿到了才会建。” “我们没有开工,何来的停工呢?”

  迄今为止,没有一个部门能够完全说清天空城市的当前状态。远大集团官方网站上也没有该项目的信息。

  一条罕见的信息是,远大集团旗下远大可建科技有限公司在其官网称,该公司设计的202层世界第一高楼,“于2014年4月1日获得中国政府审查通过”。这一案例用于描绘远大“颠覆了传统建筑模式”的可持续建筑技术及产品。

  对于远大所说的审查,望城区政府办公室2015年5月25日通过官网回复民众提问时说,天空城市项目结构体系,已获全国超限高层建筑工程抗震设防审查专家委员会的审查通过,项目的消防等其他相关内容正在进行设计,“待所有设计完成并获得审批通过后便会开工建设”。

  但是,根据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走访多个部门得到的信息,天空城市项目迄今并未通过审批。

  望城区国土资源网上交易系统的成交结果显示,2012年11月19日,远大集团旗下、作为该项目投资方的天空城市投资有限公司,以38977万元的价格,摘得了位于大泽湖街道的一宗67297.94平方米的商住用地,合100.95亩。这是天空城市所在地。

  望城区发改局证实,天空城市项目的确在该局备过案,但因属非政府投资项目,并不需要立项。

  《环境影响评价法》要求,建设项目的环境影响评价文件未经审查或审查后未予批准的,不得开工建设。长沙市环保局给中国青年报的答复是:到目前为止并未接收到远大的环境影响评价报告书,远大也从未因为该项目联系过该局。

  作为天空城市环评书委托制作方,湖南大学环境评价中心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远大集团已经告知该中心终止环境评议的相关工作。

  望城区负责对口联系天空之城投资项目的机构,是滨水新城管委会。该管委会副主任任谷良对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说,远大购买这块地后,老总雄心很大,但审批手续没办下来,土地一直闲置,管委会也非常着急。

  他表示,管委会与远大签约时就已注明,审批手续由远大去办。

  对于任谷良来说,天空之城是“停在那里晒太阳”的投资项目之一。“后来市里面喊停了,手续还没批下来。卡在哪个关口不清楚。”他证实,“项目还在”,只是没有启动。“我们现在都不知道远大的真实想法。”

  据任谷良透露,去年国土部门督查闲置土地情况时,天空城市地块就是被督查对象之一。

  他说,按照相关法律,对于闲置土地要征收闲置费或由政府收回使用权。今年端午节之前,远大方面曾与区政府接触过,“想找领导商量怎么办,项目没有批下来,地到底要搞什么用”。

  按照《城市房地产管理法》,超过出让合同约定的动工开发日期满一年未动工开发的,可以征收土地闲置费;满两年未动工开发的,可以无偿收回土地使用权;但是,因不可抗力或者政府、政府有关部门的行为或者动工开发必需的前期工作造成动工开发迟延的除外。

  望城区国土资源局土地储备中心的工作人员明确告诉记者:大泽湖湿地边上的标地仍在远大手上。

  为何这块地未被收回,望城区国土资源局执法检查大队表示: “不要总是盯着‘两年’不放,这个有企业的原因,有政府的原因。”

  从政府部门的规划图纸来看,天空城市的命运可能会发生变化。

  在长沙市城乡规划局望城区分局,工作人员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出示了该局与望城区城市建设投资集团起草的最新区域规划图。

  天空城市坐落于长沙的大泽湖湿地边上。2012年的图纸上,大泽湖湿地被密密麻麻的商业项目围成了一个椭圆形,这些项目大都是容积率在4.0以上的高层建筑,天空城市容积率高达12.0。

  当时的区域规划试图将大泽湖片区打造成商务旅游文化区和望城区的新中心,规划了一个高端CBD(中央商务区)。

  而最新的规划图上,大泽湖不再被紧紧包围,而是舒展开来,形状犹如在胎盘中的婴儿。周边的商业用地的红色也都褪去了,只留下零星的三块。CBD往东北方向迁移。

  工作人员解释,大泽湖水域被列入禁止开发区域,规划区域内的建筑高度为24米到40米,不会出现838米的高楼。

  据透露,这张规划图即将交由望城区人大审议。

  而在滨水新城,任谷良的想法是:“我们也很希望它能够建起来。”他说,当地的投资者在看着天空城市项目,老百姓也会问怎么还没建起来。

  “邪门”的突破?

  天空城市牵动着外界更多的目光。

  项目公布之初,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尹稚曾表示:“要么它在建造技术上有惊世之举,有非常邪门的突破,要么这就是一个骗局。”

  张跃对此罕有地发文回应说,工厂化建筑技术本身就是“邪门的突破”。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