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到中年学跳舞减压力:给孩子报舞蹈班自己先练上

  新“幸福时代”用小确幸过日子

  人到中年学跳舞减压力

  晚上8时,在大望路某大厦的一间舞蹈教室里,十几位穿着肚皮舞服装的女士跟随着音乐抖动腰肢,裙子发出阵阵清脆的铃声。这些舞者都是来自附近办公楼的白领们,在工作之余用跳舞减压。

  最近很多人发现,朋友圈里晒跳舞的女性越来越多。有的学习芭蕾,有的学习古典舞,其中有些人到中年的职场人士开始圆自己的舞蹈梦想。

  小镇居民跳成专业舞剧

  一群业余舞者,居然拍了一台专业的舞蹈剧。不久前,在延庆原乡,一台全部由当地“乡民”自编、自导、自演的名为“奥伦达映像”的歌舞剧正在上演。

  在这个民间社区的平台上,乡民邻里间激发出了极大的舞蹈创作和参演热情,上至80多岁的老人,下至6岁的孩子,其中有母女、夫妻、姐妹们,70多位演员都参与其中。历时半年,大家利用晚上下班和周末休息时间积极排练,相互启发灵感才情,彼此挖掘各自的艺术潜力,最终演绎出这样一台多元素、多风格的舞蹈,既有婉约典雅的中国旗袍舞,又有热情如火的夏威夷草裙舞;既有翩翩秀美的古典长扇舞,又有自由奔放的现代爵士舞。多样性的舞蹈元素,在非专业的乡民们的认真演绎下,在舞台上呈现出一台精彩的舞蹈剧。

  “喜欢才能坚持。”乡民陆姐说,自己的母亲和女儿都成为了部落映像舞团的团员,每逢节假日,他们一家人放不下跳舞,不是出去旅游而是回到小镇参加排练和演出,这让他们感到这是最有意思的度假。

  “如果没有一两个让自己充分享受的兴趣爱好,就无法拥有不带功利色彩的社交圈”——部落映像舞团副团长桉叶相信这句话。桉叶年过四十,儿时就曾有过一个舞蹈梦,数十年来一直没有机会实现。现在,利用工作之余,她和奥伦达小镇上的邻居们一起,跳起舞蹈,她告诉记者:“我小时候的梦想就是跳舞,终于有机会加入了社区小镇的舞团,让我终于放飞了自己儿时的梦想。”她觉得,因为追逐梦想带给人们的巨大愉悦感是人生最大的获得感。下班后废寝忘食地编舞排练,她和同伴们丝毫不觉得劳累。

  给孩子报舞蹈班自己先练上

  为什么人到中年喜欢上舞蹈,每个人的初衷并不一样,有的是为了减压,有的是圆儿时的梦想。而年近不惑的崔晴最初是陪女儿学舞蹈时,自己也跟着练习,才发现原来自己挺有舞蹈天赋,最终学起来比女儿还带劲。

  “最初是陪女儿学习,到后来女儿没有学下来,转向其他兴趣,我却坚持下来了。”做设计师的崔晴为7岁的女儿报了一个中国古典舞的学习班,一个学期下来,越来越难的动作和柔韧度要求让小姑娘失去了信心。为了鼓励女儿,她开始跟着女儿一起学一起练习,克服动作上的难点。结果,她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这种舞蹈了。“以前就喜欢古代电视剧中歌舞的片段,觉得水袖特别美,自己学习跳舞才发现,越来越离不开跳舞。”崔晴说,现在女儿已经去学其他兴趣了,而自己却坚持每周学习两个小时舞蹈,有空就在家练习。跳舞带来的是身心愉快,同时也能让自己保持活力。工作特别忙的时候,一想到晚上可以跳舞,就感觉有动力了,效率都提高了不少。

  因为喜欢所以坚持

  记者发现,周末成人短期舞蹈集训班特别火,很多中年人士放弃休息时间,来这里集中练习。

  “喜欢才能坚持下来。”37岁的王琪学习芭蕾属于半路出家,从小柔韧性就很差的她想不到自己有一天能跳上芭蕾。作为旅游摄影师,为了在照片和视频中呈现更美的自己,她报了假期的4天短训班。这4天时间,用她的话说是“备受折磨”但却十分愉快。在王琪参加的芭蕾课堂上,有律师、程序员、老师等各行各业的女性,大多集中在30至50岁这个年龄段。每次课间休息,学员们都汗流浃背,但大家都觉得乐在其中。短训结束后,王琪买了压脚器、平衡盘,在家开始自己训练。“我的梦想是有一天,能在世界各地旅游时,穿上芭蕾舞裙子跳出优美的动作。”她说。

  “开始是在健身房锻炼,但后来觉得单调了,就开始跳舞。”40岁的张萌“舞龄”已经有8年了。最初在健身房锻炼的她上了几次舞蹈课就彻底迷上了跳舞。她告诉记者,每天伏案工作后,跳舞出一身汗,立刻神清气爽。听着音乐,特别投入地跳舞,所有负面情绪都会被释放。

  张萌学的是东方肚皮舞,班上有特别腼腆的女生,开始穿上舞蹈服装都不好意思出来。一个学期的课程上下来,变得特别开朗了,能在别人面前自如地跳舞。班上还有一些理工科女性,开始来的时候打扮有点“土”,学了舞蹈之后,特别会穿衣打扮了,这可能是舞蹈带来的自信。

  舞蹈教师成热门职业

  记者注意到,随着舞蹈热在白领中兴起,学习舞蹈的培训机构也遍地开花。写字楼扎堆的地方肯定能找到一两间舞蹈教室。在费用上,每次半天,4天左右的短期培训价格在800元至1200元之间。每周上课一次,年为学期的课程费用在5000元至8000元。一些学习舞蹈的白领告诉记者,与健身费交了年费但难以坚持相比,舞蹈学习年卡更容易坚持下来。

  舞蹈热也让舞蹈教师成为热门职业。据了解,目前舞蹈教师多数是专业科班出身,也有部分是自学舞蹈后转做教师。比如张萌所在的舞蹈教室,还会安排印度、乌克兰等地区的外教授课。

  本报记者傅洋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